一个人的城市

时间:2016-10-16 点击:799 发布:管理员

当末世作为传说中的一夜被翻过,当夜空下不再有犀利的哀号,当光明再一次被点亮,千百万年里,人们将传颂你的故事。你将是历史中,永不泯灭的传奇。 -题记

一直在疑惑,一部靠特技画面和气氛渲染吸引观众,一部以为制片商营利为主要目的的好莱坞电影,是否值得用这样的情怀为之书写。最终还是决定下来。因为总是隐隐地觉得,那些流转的光影,并不只是流连于取悦什么。

好莱坞的类型片,已经记不清看了多少部。对于注重场面的科幻片,已经没了多少兴趣,每年的几部 ,轰轰烈烈地把人的大脑冲击一遍,最后就只留下空荡荡的心悸。以至于看到这部以人类灭亡末世降临为噱头的《我是传奇》时,多多少少有些麻木。

一座死亡之城,一只狗,还有一个在孤独的煎熬中已经变得有些歇斯底里的幸存者。每当夜晚降临,他一个人睡在浴缸里,旁边卧着他唯一的朋友,女人离开时留下的那只狗 。窗外不时传来凄厉的哀号声,那是已经丧失了人性的感染者,他们在深夜里行走,躲避光线,伺机寻找食物,寻找他们曾经的同类,寻找新鲜的血肉。这一切无不昭示着这孤独的庞大。这是一座一个人的城市。

罗伯特·奈维尔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病原体学者,为美国军方服务。当一种无法阻挡的病毒吞噬了整个纽约市,总统不得不下令进行军事封锁的时候,他将自己的妻女送上了离城的直升机,自己留下来与病毒对抗。可是他的妻女最终还是死于飞机坠毁,而纽约市也不可避免地变成了一座令人窒息的死亡之城,只有一件事可以称得上是幸运,奈维尔天生具有对病毒的免疫能力,因此在病毒屠城的时候得以幸免于难。而那些被感染却没有死去的人们,全部变成了丧失人性的恶魔,他们惧怕阳光,只在夜晚外出活动,对新鲜的血和肉充满渴望。奈维尔独自背负了拯救世界的使命,他在这座死亡之城里艰难生存,寻找拯救被感染者的方式。他试图拯救全人类,也在试图给自己的孤独以救赎。

当奈维尔的广播真的招来了其他的两位幸存者的时候,我并没有看到奈维尔的眼神里有太多的兴奋和安全感。或许他早已明晰,自己的使命不是找到一两个幸存者,只有找到拯救全世界的方法,所有人才有可能活下去。而这场救赎,或许来的太迟了。 当奈维尔的苦心研究出的疫苗最终在一个女感染者身上显现出效果的时候,那些丧心病狂的感染者已经冲进了他的实验室,他们狂躁地号叫着,随时准备把眼前的三位幸存者分食干净。最终奈维尔拉响手雷与冲进来的感染者同归于尽,成功掩护其他两位幸存者带走了他研究出来的疫苗成分。罗伯特·奈维尔,成了救世主,成了拯救了全人类的传奇。此后的亿万年里,那些因他的福泽而幸存下来的人们将永远传颂他的名字。

其实故事还有另外一个结局。奈维尔拯救的女感染者是夜魔首领的情人,当奈维尔把她归还给她的情人时,夜魔残存的人性使他们逃过一劫。人类的前途不得而知,但正如片尾幸存者安娜所说的一样,所有人都并不孤独,希望仍在。真的很难评判,哪一个才是奈维尔应该有的归宿,是勇敢献身,用生命成就传奇,还是就这样生存下来,把人类的命运,继续交给上苍决断。

从一开始,影片中就透着隐隐的绝望。这是一个注定无法以大团圆式的结局收场的故事。总是有一丝绝望的气息如影随形,时刻漂浮在纽约城的空气里。在斑驳的光影中,在城市的死寂里,它无处不在。奈维尔开着车,带着那只叫Sam的狗,在荒草丛生的纽约街道上穿行,而就在这几年前,这里是全世界最繁华的都市,绚烂的霓虹灯绵延百里。小狗Sam感染病毒,奈维尔无奈将自己唯一的朋友亲手扼死,他眼睛里晶莹的绝望和脸上扭曲的肌肉。纽约城的天空,始终掺杂着铅灰色,似乎一直没有放晴过,还有影片中多次出现的蝴蝶形状,那是杀戮天使西拉的标记,代表着最终的审判。所有匆促闪过的光影,都在彰显着一个主题,自然的审判,我们逃不过。

总是觉得,这世上最大的恐惧,并非来自死亡。即便能抛却生死,也并不见得就无畏无惧。人总是要彻底到一个人时,才能体会什么是无法瓦解的恐惧。最深入骨髓的恐惧,来源于孤独。一个人,无依无靠,周边的寂静震耳欲聋,不声不响便自觉山穷水尽。潜藏在心底的恐惧在一个人时才能被彻底激发,如同已被浸泡千年的鸩酒,毒性渐渐渗透出来,一瞬间,见血封喉。

有一种恐惧叫孤独。

也许在现实中,人们并不见得会有机会一个人面对一座城。可是孤独是与生俱来的东西,它就像一颗种子,埋藏在泥土深处,只等待一场滂沱的春雨。城市中飞驰的车灯和闪烁的霓虹把每个人分割成一座孤岛,白昼的喧嚣飘远的时候,抬头望一眼城市中迷醉的红色夜空,我们已经在劫难逃。

我们似乎永远,都生活在一个人的城市里。

心协外联部 汤稀博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