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为烹茶看竹留

时间:2015-09-23 点击:790 发布:管理员

野外逢迎少,柴门落叶稠,人闲不扫室,客到始梳头。

且为烹茶坐,还因看竹留,登临如有兴,更上水边楼。

——明·何景明

午后慵懒的阳光,闲卧小憩,随手翻一本何景明的诗选,读到这首《客至》,瞬间感觉一切都温柔起来,似时光沏的一杯茶,醉了光阴,却醒了看客。

何景明是明代著名的“前七子”之一,官至四品,后来因社会动荡而归隐。这首诗应该写在他归隐的那几年,不然,寻常人怎有这样的雅致?结庐在无车马喧嚣的郊外,恐怕只有莫逆之交才会不辞辛苦跑去探望吧。睡到自然醒,毫无章法地过日子,如果井然有序,也未免太伤神。朋友来了便喝茶赏竹,临水登楼,怡然自得。

或许是因为生在茶乡的原因,我一直很羡慕这种生活,感觉在一杯茶中可以缱绻了时光,温柔了岁月。即使只有自己一个人,也能将一杯茶喝到无味,将一处风景看到极致。

我想何老大概在鸡公山上种着茶树,累了便写诗会友,偶尔也下山,游玩于信阳的山水之间。不知道如今的毛尖里是否还藏有当年那些诗词的韵脚?不知道“唐宋遗株”那里还藏匿了多少有关他的故事?他临的是不是我眼前的河?而他登的又是信阳的哪一处楼?

陆羽在《茶经》中说,懂茶之人定是精行俭德之人。其实爱茶之人便是懂茶之人,一杯茶在手,无论面对何种景致,都能心生欢喜。好茶不在于茶,而在于品茶的人和心境,心如水一般清透,便能把自己的那些温柔顺着茶壶一并冲泡下去。和好友饮茶赏景,即使那茶淡如水,也是能品出味道的。

我羡慕何老这般把日子过成诗的人,种茶赏竹,烹煮自己的岁月。他又何曾想过,在这样的午后,我一不小心就触到了他的韵脚,便一发不可收拾地想尝遍信阳所有的茶,来寻找他留在茶水之中的诗句。不,那是一种“半壁廊檐待明月,一盏香茗酬知音”的心境,在水与茶交融的瞬间,灵魂也在时光中舒展开来。

捧一杯好茶,如一场雨逢到一场落花,无论是一个人看,还是一群人看,都会惊艳时光。

茶可独饮,寻一个落花的窗前,品一杯茶,等落雨为我说书。可以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生命也只有这个时候,可以好好做一场白日梦了。此刻车水马龙,凡事纷扰都被关在了门外,满眼都是柔情,甚至看万家灯火,都能想象成渔火点点,而满地月光犹如波光粼粼的湖面,情深,万象皆深了。如此安宁,哪怕过到无人问津的地步,亦不觉得孤独。

若有三五友人,赏竹露松风蕉雨,品茶烟琴韵书声,那也是再好不过的。倒也无须太多言语,主客默坐,在一杯茶的袅袅余香中,倾听茶水的诉说。偶尔说说市井之间的小事,也觉得回味无穷。让茶香洗涤疲惫的心灵,生命,在这样的美好里觉醒,继而因觉醒而生欢。

品茶看心境,也看天气,而恰好你来,恰好我在,便是春和景明。甚至那一杯茶,不为风雅,只为清你心,倾我情。

日月两盏灯,春秋一场梦,光阴如此短暂,不如就趁此刻,拿诗句与香茗烹煮岁月吧!沏一壶茶,看竹影疏动,看落英缤纷,更看红尘万丈,只为等一个人的马蹄声,等一个人的长袖倾,等我问你能饮一杯无。你来,我权当相遇,洗你一路风尘,你去,我权当告别,慰你一段红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