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后

时间:2015-04-13 点击:1003 发布:管理员

生活越来越松散了。每天在羽绒服外面罩一件上世纪八十年代款的超大绿袍子,在家晃来晃去,像只目光呆滞的青蛙。老是在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真是无厘头。视力也越来越差,什么都迷迷糊糊,分不清梦与现实。也梦见上学,醒来就会觉得好庆幸哇。呵呵。梦见一些逝去的人,醒来呆滞片刻,想想真是疯了。一会儿的怅惘后,就浑浑噩噩的吃饭,看电视,听有些恐怖的歌。

早上下雪了,除了草坪的雪都消失尽净,偶在马路上残留一些两些的雪迹,好像是用黑笔在白纸上涂鸦,不小心落下的几丝空白。打开窗,有些冷。天上没有星星。家住二楼,低头有些恐高,手心沁出凉丝丝的汗。突然地前方好像一阵亮光,是放烟火。之前没看过那种颜色的烟火,是青白色的,中间还加些红色的火星,倒是很饱满的绽放,不像是普通劣质烟火,倒像是被火烧坏的,形状残缺。这烟花放的急促,一个一个叠在一起,还没等看清了就没有了,却给了我那么些疑惑,我不是又在做梦吧。不知是怎么了,眼睛定定的看着的东西,都觉得虚幻,莫不是神游太虚幻境?大概是我的视力又差了吧。

风吹的有点冷,胃也不太舒服,更有点难受。但又好喜欢这风,凉凉的吹在脸上,干净清爽。于是,便又停驻了。下面窜出一个黑影,跑进了楼下那小片细竹林。是黑猫。这倒不多见。只在小区间过一只,有点肥,却让人莫名想到雍容这个词。上翘的眼角略略邪恶,但的确是有高贵不可侵之感。突然想到楼下邻居也养了只小黑狗,瘦瘦的,眼睛好大,感觉哭过,泪汪汪的。那还是只瘸腿小狗,后边左腿一直蜷着,戴着红色项圈。见人就会躲到竹林去,也不作声,仿佛那是自卑小孩的城堡,别人看不到它,它也看不到别人。

这雪后还真是有些冷,看着远处外婆楼上的灯亮着,透过窗帘的是温暖的光,带着窗帘祥和的橘色。风吹得紧,我找了条棉质的薄围巾,关上窗,回了屋。

后记:转眼到了2015,蓦然回首,才发现,旧时光是个美人。 那么美丽的雪,那些橘色的光,那些温暖,我在记忆中,正好好地拥有着。再不必挂念。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