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评 爱 情

时间:2005-02-03 点击:17181 发布:管理员

点 评 爱 情

曾奇峰

就组成成分而言,世界上大概没有任何东西比爱情更复杂。<<堕入心狱,情人二个字好辛苦>>这篇文章,把爱情的复杂性描绘得既浪漫销魂,又苦涩伤人。

在中学时,相爱的理由很简单:向兵暗恋章婷,因为她又漂亮又功课好;而章婷后来也承认,她对向兵感觉很特别,因为只有他一个人不主动接近她。这种简单性,也许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但随着年龄的增长,爱情不可避免地会变成多种情感与需求的复合体。

在大学,正如文中所说,每个人都会有一种莫名的自卑感。这种自卑感实际上是可以弄明白的。在这个年龄,自我评价的标准里开始混入了一些外在的价值观,如家庭环境、自己的身份地位等等。这些标准对一个在陌生城市念大学的新生来说,除了打击还是打击。在这样的打击之下,我们是把自己和爱恋的对象当成某种意义上的“商品”来处置的,在“以货易货”的规则中,如果我们把自己的价值估计过低而把对方的价值估计过高,“易货”的过程就不会发生,也就是说不会去追求自己认为比自己“价值”高的对象。成语自惭形秽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进入社会多年以后,爱情的成分更加复杂。对章婷来说,首先,她需要一个男人来满足性的需求;第二,这个男人最好能和她结婚,因为在这个以婚姻为基本的关系单元的社会里,离婚的单身女人无疑会被视为异类。拥有婚姻在某种意义上似乎是拥有成就的象征,对于女性而言尤其如此。而实质上,婚姻本身就是外界强加给爱情的赘生物。通过婚姻,社会的要求变成了自己的需求,并且溶到了爱情之中;第三,她需要一种稳定的关系来对抗由诸多不稳定的关系----如工作中建立的关系等----引发的焦虑;第四,她想到了将来了吗?文中没有说,但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的焦虑是人类的基本焦虑之一,“养儿防老” 是这一焦虑在中国人身上的具体体现,相信她也会有这样的焦虑,在这个意义上,爱情又被加上了种族繁衍的任务。……。爱情被包裹上如此之多的外壳,实在是不那么浪漫的事情。浪漫的爱情,归根到底应该就是简单的爱情。不知道浪漫主义者是否同意这一点。

对向兵来说,具有重要意义的是,他在漫长的时段里,终于把初恋的梦做圆了。虽然他的初恋在开始的时候只是暗恋,既没有表达也没有回馈,但依然有着初恋的全部特征和意义,因为爱情在很多情形下与其说是一种现实的经历,还不如说是一种心灵的经历。而且就体验的强度来说,暗恋也许是最强烈的爱情形式之一。

初恋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一个人的人格的一部分。世上只有一小部分人把初恋变成有始有终的过程,也只有一小部分人象向兵一样,有机会在后来的岁月中重温初恋。大多数人是把没有尾声的初恋变成或甜蜜或苦涩的故事的悬念,埋藏在心灵的最深处,在适宜回忆的日子里翻出来重读,在想象悬念的多种可能的结局中体验心情沉浮的愉悦。

相对于成长而言,重温初恋是一种退化。如果用对家庭的责任感来对抗这种退化,则是对成长的逃避,并且会导致两败俱伤的结局:初恋被攻击,受伤的是整个人格;完全地回到家庭中,则可能使本来很轻松的家庭关系平添几分沉重与不快。对抗退化的最佳方式,只能是成长本身。

成长就意味着选择。对向兵来说,首先是要结束同时与两个女人发生情感纠缠的状况。至于最终是超越初恋并且继续保持与章婷的关系,还是轻轻松松地回到家里,那是向兵自己的事情。就象没有人能代替他成长一样,也没有人能代替他作出选择。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所有文章回复必须经过管理员审核以后才能正式发布!)